人民日报社中国经济ballbet官方网站 国家一类新闻网站

ballbet 中国经济论坛


首页 > ballbet精选 > 正文

基辛格放狠话:“美国败了,谁也别想好过,尤其中国”!“后美元世界”已来?

2020年第12期《中国经济ballbet》封面

2020年第12期《中国经济ballbet》封面

《中国经济ballbet》 首席研究员  ballbet网站

7.14万亿美元——相当于美国GDP的34%,这是6月18日美联储资产负债表上的美元基础货币规模。如果从3月23日美联储推出“无限量量化宽松”货币政策开始时的4.2万亿美元算起,大致70天的时间,美元基础货币扩张近3万亿美元,涨幅达70%。

美国如此滥发货币,会不会导致全球性通货膨胀?会不会导致美元霸权的彻底解体?目前来看,股市、债市、石油等市场,已经出现了许多前所未有的异象。

或许很多人认为,这只是疫情暴发作用下短暂的经济和市场失衡现象,但一位老牌且顶级的美国智囊人物、前国务卿亨利·基辛格则做出了不同的惊人判断:“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。”

而原有的世界秩序是什么?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,经济上以美元为中心,或者说是美元的霸权地位。

如今,

美国越是把美元霸权用到极致,削弱或瓦解美元霸权的潮流就会越加汹涌澎湃。这当然不是美国希望看到的。但,历史的规律就是这么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

15

基辛格称他感受到了“超现实气氛”

4月3日,基辛格在《华尔街日报》发表题为“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”的专栏文章。他指出: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,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。现在就像1944年一样,有一种早期的危险感,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,而是随机的袭击和破坏。因此,他认为,新冠病毒之后,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。

基辛格的这篇文章引发全球关注。在他看来,美国单凭一国之力不可能战胜病毒,美国必须在3个领域做出重大努力:第一,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,不断开发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和疫苗,包括地方政府在内也必须始终为保护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做好准备。第二,努力医治世界经济创伤,政府需要减轻经济衰退对最脆弱人群的影响。第三,维护世界秩序原则,在内政外交中保持克制,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。

前两条比较容易理解,但第三条是什么意思?它莫非表达了基辛格对“疫情可能破坏原有世界秩序”的担忧?

原有世界秩序是:政治上以美国为中心,经济上以美元为中心。这个秩序真有可能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打破?

“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纪元。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: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。”但基辛格同时又用含蓄的口吻做出极具威胁性的言论:美国败了,谁也别想好过,尤其是中国!所以,“中国要帮助美国度过困难。”

帮助什么?抗疫物资吗?基辛格要求的肯定不会是这个层面的问题,他关注的是中国帮助美国维护“原有国际秩序”,既保持美国的政治中心地位,又维护美元的经济霸权地位。

历史地看,两次世界大战远离美国本土,这使美国获得了借助战争削弱欧洲而强势崛起的机会。近百年来,除“9·11”偷袭以外,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战争从未登陆过美国国土,这使美国倍显强大和安全。

但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这一历史性局面。无论是从生命角度还是从经济层面,新冠肺炎疫情对美国的破坏力,是否相当于一场“发生于美国本土的战争”?尤其是美国政府因在疫情初期的轻视而导致的疫情扩散的超级后果,它是否正在颠覆美国曾经毋庸置疑的全球政治、经济,尤其是货币地位?

这可能就是基辛格在专栏文章中他感到的“超现实气氛”,犹如二战中的“突出部战役”。

无独有偶。5月31日,美国《时代》ballbet经济专栏作家、美国有线电视网全球经济分析师拉娜·福鲁哈尔在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撰文,明确提出:我们可能正走向“后美元世界”。

18

美元资产遭遇信用塌陷,美元该贬不敢贬

从理论上说,美联储不顾一切地向市场注水,投放大量货币,这会引发全球性恶性通胀,会使美元变成废纸。但目前我们看到的现实却是:美元没有大幅贬值,美元指数不跌反涨,甚至全球出现“美元荒”。

对此,很多人基于传统理论而误认为这是“金融市场大跌导致投资者很希望持有美元避险”。道理很简单,人们不可能一边担忧美元贬值,一边增持美元避险。

那么,真实的情况是什么呢?美元股票、债券资产被大规模抛售的过程中,美元资产发生“信用塌陷”。这既是美联储超级货币投放的原因,也是藏在超级货币投放背后的“美元死穴”。

举个例子。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发达的金融市场,其巨大的市场韧性和稳定性使之可以容纳巨大的信用交易。在华尔街,没人用1美元现金去购买1美元债券,至少是1美元现金购买10美元债券,而且等级越高债券所允许的杠杆比例越高。所以,在平稳的市场上,投资者投入1美元现金就可以为债券市场带来10至20美元的流动性。但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的情况恰恰相反:大量投资者需要用10到20美元的金融流动性换回1美元现金。如果此时市场严重缺乏接盘者,那就必然出现金融市场“信用塌陷”。

不只是债券市场,美国股市信用交易规模也很壮观。在股市因抛售而连续出现“熔断式下跌”的过程中,同样会导致“信用塌陷”,整个金融市场都会发生流动性枯竭。

那么,面对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枯竭,谁来充当接盘人?答案只能是美联储。作为美国金融信用的忠实护卫,美联储必须全力撑起塌陷的信用,尤其不能看到美国国债价格暴跌(收益率暴涨),那不仅违背美联储利率意愿,而且会引发更大程度的信用危机,从而导致整个金融市场崩溃。怎么办?买、买、买,买债券,印、印、印,印纸币,不断投放货币,确保利率基准合意。这就是美联储实施无限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必然与无奈。

但是,“美国金融市场上垃圾太多,而美联储这次连垃圾都买了。”这是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、国际金融学家余永定对美联储“无限量量化宽松”货币政策的揭示。

尽管如此,美联储仍未拦住企业债券暴跌。比如,在“疫情+油情”的双重作用下,3月初还在1美元以上交易的美国油气公司债务,到6月份时的市场交易价已大都不足60美分,跌幅超过40%。据彭博统计,收益率高出美国国债至少10个百分点的公司债,以及面值1美元而市场交易价不足80美分的债务,3月20日总额达5330亿美元,较3月6日的2140亿美元高出100%。

如何稳住市场、制止抛售?办法就是给投资机构足够多的长期资金(美元),让它们有机会“用时间换空间”地苦熬,等待资产价格回升。不只是美国,各国在美投资机构都需要这样的钱去补充交易保证金,或是在低价买入资产、摊薄成本。

由此可见,美元资产信用塌陷,势必骤然加大市场对美元现金的需求。如果美联储无法100%满足,“美元荒”就必然出现。于是,美联储先后和9个国家或货币区的中央银行实施货币互换,以此向其他国家的金融机构提供美元流动性。言外之意就是:你要美元我给,但不要大量抛售美元资产。在此背景下,美元指数一直徘徊于100附近的高位。

综上所述,我们需要意识到:第一,“美元荒”的原因,并非因为美元备受世界各国投资者青睐,而是美元资产“信用塌陷”导致的流动性短缺;第二,因“信用塌陷”而推高美元指数,并不代表美元真实坚挺,而更像是“该贬不敢贬”的刻意维护;第三,在剧烈的美元资产“信用坍塌”的背景之下,不能简单认为美国的“无限量量化宽松”货币政策一定会带来洪水滔天的恶性通货膨胀。

进入6月份之后,美元指数从100附近回落到97附近,但这是否意味着:在无限量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撑之下,股市、债市、油市的快速回弹已经基本化解了美元资产“信用塌陷”的困境?目前还暂时给不出肯定的答案。因为,谁也不敢保证美国股市、债市不会再次暴跌,毕竟美国社会“疫情未平,暴乱又起”,经济基本面恶化进程尚未结束。

为何说美元“该贬不敢贬”?

首先看为何“该贬”。当下美国经济、社会所面临的问题均为“二战”之后从未有过。面对新冠肺炎疫情,已有230万人感染、12万人死亡,而警察对非裔美国人暴力执法又引发全国暴乱;6月5日,劳工部公布就业报告显示,美国失业率5月底达到峰值的19.8%,这一数字是自1948年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。6月20日公布的美联储半年度货币政策称,美国高失业率需要两年消化,2022年底才能恢复正常。这样的经济基本面,加上配合美联储“零利率”以及超乎世界各国的“无限量量化宽松”货币政策,美元指数当然应该贬值。

其次来看为何“不敢贬”。如果现在美元大幅贬值,那就无异于要了美国的命。第一,就当下美国经济困局而言,不仅不能通过美元贬值来破解,而且美元贬值会招致更大规模的美元资产抛售;第二,如果投资者以抛售美元资产来换回现金,随后再用现金去买黄金或其他耐存大宗商品,那势必引发全球通胀预期,近而导致全球经济陷入经济停滞、物价上涨的“滞胀”困局,毁掉全球为支撑经济而做的所有努力,那么美元政策必成千夫所指;第三,一旦物价上涨,美联储通过“无限量量化宽松”货币政策维护美国经济的努力亦同样付之东流,且带给美国更加不可收拾的经济恶性循环,美元霸权危乎。

于是,不敢让美元贬值的美联储只能顺势而为,借助美元资产“信用坍塌”的过程,制造并控制“美元荒”的程度,同时控制美元指数,以此放出美元依然坚挺、美元依然是全球避险货币的烟幕,来确保美元霸权不受太大伤害。

或许正因如此,一贯认为美元坚挺有损美国经济利益的特朗普,突然改弦更张,5月14日他在FOX Business的节目中表示:美国拥有强劲的美元是一件很棒的事。

特朗普的这一反常言论,进一步证明和说明“美元不敢贬值”,尤其是从现在开始的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。

美国擅自改变国债市场交易规则,使其实际信用级别已自行降级

国债信用和货币信用犹如“一枚硬币的两个面”。所以,如果美国国债“信用塌陷”,那将是美元霸权的一大死穴。

现在看,美国国债“信用塌陷”确实出现了重要证据:越来越多国家更希望减持而非增持美国国债。据BWC中文网持续跟踪统计,截至今年3月,在过去的23个月中,全球央行有22个月净减持美国国债,总额达7493亿美元。美国财政部5月16日公布的报告显示,3月底,在其公布的34个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中,有28个国家减持,仅6个国家增持,单月减持规模达2257亿美元,创出历史纪录;而6月16日这一数据显示,截至4月底,海外投资者共持有美国国债6.765万亿美元,不仅创下年内新低,而且意味着海外投资者减持1767.03亿美元。

一面是各国减持美国国债,另一面则是美国国债余额的大幅攀升。进入6月份,美国国债总额已超26万亿美元,较3月底不到23万亿美元,骤增3万亿美元。据美国财政部预计:到9月底,美国政府今年的财赤规模将扩大到4.5万亿美元。市场猜测,2020年年底,美国国债总额可能会达30万亿美元。

那么问题来了:谁还有钱购买如此巨额的美国债务?谁还会心甘情愿去购买这些债务?

历史地看,美国国债拍卖的认购倍率基本在3以上,但今年的5月11日,年利率为0.70%的320亿美元10年期美国国债拍卖时,认购倍率为2.9;随后拍卖的220亿美元30年期美国国债,在利率被调升的情况下,认购倍率只有2.3,创2019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。从倍数上看,美国国债发行似乎并不存在认购不足的风险,但市场分析人士指出,美国国债发行顺利的背后,实际是有美联储的“无限量量化宽松货币”,它实际向市场阐明:无论你买多少美国国债,最后都可以抵押给我而换回现金。这可以说是目前美国国债“一息尚存的魅力”。

事实上,美国国债信用的国际认同度正在被三大障碍制约。

第一是传统性不满。美国政府无度赤字并通过发行货币为赤字埋单,这实际是将债务成本向全体美国国债持有人转移。这种事不是一天两天了,它早已引发世界各国的反感。现在,新冠肺炎疫情赋予了这个过程以极大的加速度,美国国债持有国的反感自然也随之暴增。据国际黄金协会计算,按照目前的黄金价格,美元相对于黄金的价值仅相当于40年前的2.78%。更有数据显示,在过去46年的时间里,美元对大多数主要货币已经贬值了50%到70%。

第二是美国政府正在寻找各种“赖账”的借口。比如疫情下,美国一些政客不是寻求国际合作挽救生命,而是拼命“甩锅”中国,堂而皇之地为“赖账”找借口,企图赖掉所欠中国的部分债务。其实,美国对中国的这一甩锅赖账的意图和行为,不仅会因小失大,更是个“极具破坏力的示范”。例如,别看一些国家嘴上跟着美国起哄,但手上却在不断卖出美国国债,并运回在美国储存的黄金。这说明,这些国家内心对美国的国债信用充满担忧。跟着美国起哄,恐怕只是为了顺利出售美国国债。

第三是美国国债收益率失去吸引力。10年期美国国债在近期的市场交易中,曾经一度其收益率只有0.35%,而2年期国债更低至0的水平。对此,华尔街一度预期今年12月美联储可能实施负利率政策。特朗普对鲍威尔也再三喊话,希望美联储实施负利率政策,甚至认为美国因货币政策不及欧洲、日本激进而吃了大亏。美国真敢实施负利率政策吗?如果市场真有这样的预期,那美国国债需求就会进一步缩减。鲍威尔比特朗普更明白其中的危害,所以他坚决否决了特朗普的意见。

此外,还有许多因素拖累美国国债信用。比如,持有美国国债的发展中国家,并未获得美联储货币互换的流动性关照;而抛售美国国债换取美元现金的正常市场行为也受到了限制:如要得到美元现金,就要把美国国债抵押给美联储,以此拆借隔夜的美元现金流动性。

毫无疑问,这样的规则改变表明:第一,美国国债市场的流动性大大降低,甚至已经不足以支撑其他国家持有美国国债的变现需求;第二,因流动性不足而改变债券的市场交易规则,这属于严重损害债务信用的行为;第三,鉴于向美联储抵押贷款需要支付利息,所以修改规则意味着变相提高了其他国家持有美国国债的成本。

美国国债的上述行为,如果是发生在其他任何一种债券上,其信用等级至少会被评级机构调降两个等级以上。所以,无论现在美国国债名义信用等级如何,其“实际信用级别”已经因为一系列的失信行为而大打折扣和降级。

美联储孤注一掷,已打破中央银行的“世纪禁忌”

如今,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经变成“信用垃圾堆”。美国媒体评论指出:美联储几乎是在直接向企业、州政府和各个城市大量发放贷款,这使得它已经打破了中央银行的“世纪禁忌”。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教授亚当·图兹表示,美联储正被派往它从未到过的地方。他说,病毒造成的金融和经济危机,让央行官员们卷入了一系列他们无法控制的挑战。

眼下,美国国债不得不依赖美联储的发钞权去维系信用,这反映了美国国债正在走向“垃圾化”,同时也证明了美国国债市场的严重供过于求。4月29日,高盛发布报告指出:2020年美联储将吃下美国国债当年增量的60%甚至很多,而接盘数量可能达到2.4万亿到2.6万亿美元。那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最终会扩张到何等程度?美国有测算认为,这个数字最终将被扩大到8万亿至11万亿美元,相当于2019年美国GDP的38%到52%。这不只撕碎了所有教科书,而且击败了人类最大胆的想象力。

在此背景下,美联储未来的利率政策将在多大程度上受制于美国政府债务?如果今年9月底美国国债余额达到27.5万亿美元,那一个基点(万分之一)的利率上升将意味着27.5亿美元的政府利息支出;如果按每次25个基点的利率变动惯例,美联储一次加息将导致美国政府增加687.5亿美元的利息支出。按美国联邦政府2019年3.4万亿美元收入,美联储每次加息相当于美国政府减少2%以上的收入。因此,美联储只能维系极低的利率。

尽管最近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已从最高峰时的7.22万亿美元,降到7.14万亿美元,但原因是因为货币互换反向操作,而并非美国财政赤字减少的结果,更不会影响美联储资产负债表冲向8万亿到11万亿美元的最终结果。

接下来,美国将会面临一系列现实难题: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是否会在短期内收缩?需要多少年收缩到什么程度?美元信用是否会跟随美国国债信用而不断恶化?其他国家的央行是否会对持有美国国债实施“最小化策略”?美联储是否需要不断吃进各国政府减持的美国国债?而特朗普政府中一些政客们信口雌黄的做派,是否会加剧全世界对美国政府信用的恐慌?

上一页 1 2 下一页
中国经济ballbet-ballbet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作者
  • 微笑
    微笑
  • 流汗
    流汗
  • 难过
    难过
  • 羡慕
    羡慕
  • 愤怒
    愤怒
  • 流泪
    流泪
0
双福彩票欢迎您168娱乐官网ballbet雷火国际推荐网站必威体育网址